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环时深度】硬推欧洲、印太战略融合,美国真的能做到吗?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2-05-25
html模版【环时深度】硬推欧洲、印太战略融合,美国真的能做到吗?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白云怡】编者的话:俄罗斯和中国,到底谁才是美国最头疼的对手?欧洲和印太,哪个才是华盛顿应优先关注的地区?美国应该在欧洲和印太地区“两线作战”,还是专注于一线?专家和分析人士对此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不过最近,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共同释放出这样的信号:美国的欧洲以及“印太战略”实现了“融合共生”,因此华盛顿可以实现“两线作战”,“一边走路一边嚼口香糖”。不过问题是,美国真的能做到吗?

以“跨战区”视角看待两项战略?

曾在小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政策的迈克尔?格林,日前对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表示,有人担心,俄乌军事冲突给拜登政府带来重大挑战,占用了一位时间有限的总统的精力和资源,美国没有能力同时处理欧洲和亚洲的“危机”。不过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日前则表示,华盛顿同时在欧洲和印太地区展开活动不会形成紧张局面,美国在这两个地区的战略是“相互加强”的关系,“我们在欧洲推行的战略和在印太地区推行的战略有一定程度的融合和共生。拜登总统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独特能力将成为他外交政策的一个标志”。

两个证据

根据NPR的报道,沙利文观点的论据之一,是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美国印太地区盟友帮助华盛顿制裁并孤立俄罗斯。有美国官员表示,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与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进行了多层次的接触,围绕乌克兰和欧盟议题举行了各种对话。这些国家很多都对俄罗斯实施了不同程度的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等。有分析认为,如果美国单独对俄实施出口管制,那么效果将相当有限,所以在惩罚俄罗斯方面,华盛顿获得在制造业中掌握关键技术的亚洲国家的支持非常重要。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表达了和沙利文类似的观点。“美国之音”称,这名被称为美国印太“沙皇”的官员本月9日说,美国与欧洲正在就印太议题进行前所未有的高层对话。他强调,欧洲与印太,这两个地区不仅不是各自为政,反而是由一些特点联系在一起的。

“当我在奥巴马政府中研究‘(亚太)再平衡’或者说是‘重返亚洲’战略时,当时主要的挑战之一或者说错误之一是,我们认为(重返亚洲)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要)远离欧洲。”坎贝尔9日还表示,相较之下,现在有一种美国与欧洲合作以应对亚洲“挑战”的感觉。他还强调,作为一名负责印太事务的官员,他与欧洲伙伴商讨印太各种倡议的时间,几乎超过自己与印太地区伙伴沟通的时间。据NPR报道,有美国专家认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就是美国在跨大西洋(600558)和印太地区统筹合作的典型例子。

美国拉欧盟入伙

与特朗普以及奥巴马一样,拜登肩负调整美国亚太政策的使命入主白宫。今年3月,拜登政府公布其“印太战略”。相较于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和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拜登政府的新战略对“欧洲盟友对亚洲日益增长的兴趣”明确表示欢迎。

据法媒今年1月报道,拜登上台后,美欧对印太地区的关注成为双方开展合作的主要议题之一。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圣尼诺2021年12月3日到访华盛顿,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就美欧在印太地区的协调工作举行首次高级别磋商。当天,两人还共同出席了由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名为“美国和欧盟在印太地区合作”的论坛活动。

与此同时,一些欧盟及其成员国领导人近期也作出该组织将更加积极参与印太事务的表态。据“德国之声”报道,今年5月12日,第28次欧盟-日本领导人峰会在东京举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会后直言,欧盟要在印太地区“承担起更多责任”。德国总理朔尔茨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行也选在日本。他4月28日在东京表示,自己对日本的访问是一个明确的政治信号,即德国和欧盟将继续并加强其在印太地区的参与。

俄乌冲突引发的辩论

除了美国官员外,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也认为,对于华盛顿来说,不应分开看待其在欧洲以及印太地区的战略,因为欧洲-大西洋地区以及印太地区日益联系在一起。

在这篇题为《连接美国在欧洲-大西洋和印度-太平洋(601099)地区的两个联盟:一种跨战区视角》的报告中,CSIS称,俄乌冲突引发了一场辩论,即美国到底是否还有能力为其印太战略提供充足的资源,并把同中国的战略竞争作为优先事项。

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应避免因乌克兰危机在欧洲陷入困境,以维持在亚洲的威慑和保障印太盟友的安全。但另一种观点认为,可能扩大的俄乌冲突将不可避免地使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加强其在欧洲的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华盛顿应当把目光从中国身上移开。

“问题不是哪个地区更加重要,在什么情况下更加重要”,报告称,美国在海上的主导地位,以及在欧洲和东亚保持有利的力量平衡,三者应被视为相互依存的概念,或者被看作权力的“地缘战略三位一体”的组成部分。不管美国在哪一个地区的力量平衡被打破,都会在其主导的欧亚大陆前沿防御半径上造成漏洞,危及美国主导的联盟在海上的优势,进而威胁美国在另一个地区的力量平衡。因此,想要更好地应对两线挑战,美国要用“跨战区”视角来看待自己在这两个地区的联盟和威慑构架,并努力连接美国在两个地区领导的联盟体系。

上述报告认为,俄乌军事冲突已促使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加入美欧对俄制裁,这一势头有助于推动在欧洲和东亚的“战区间威慑和联盟”,并让美国及其盟国同时为两个地区提供足够的威慑资源。尽管共同防御的承诺可能依然局限在每个地区内,但欧洲-大西洋联盟和印度-太平洋联盟之间加强协调,将有助于确保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资源得到最佳分配。具体来说,两个联盟系统都应升级其政治和军事磋商机制,并在军队规划和部署方面采取“跨战区”视角。

华盛顿“画大饼”为亚洲盟友打气

拜登政府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嚼口香糖!??在不断拱火挑起俄乌军事冲突后,白宫官员近期时不时得意洋洋地吹嘘说,华盛顿不仅能够“团结全世界”应对俄罗斯给欧洲带来的“威胁”,而且同时能在印太地区“迎接”中国带来的长期战略挑战,而刚于24日结束的拜登亚洲行就是这一观点的最新例证。

沙利文等美国高官将华盛顿的这一能力,归功于拜登政府欧洲战略和“印太战略”的“融合共生”。对此,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5月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所谓两大战略的“融合共生”还只是华盛顿的一个构想,离实现还有相当长的距离,“我认为沙利文和坎贝尔的表态更多是在为日韩等亚洲盟友打气,让它们不要对美国失去信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袁征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推动印太战略和欧洲政策“融合共生”的核心目标,仍是维护自身霸权。事实上,华盛顿已在这一方向上尝试多年,但始终没取得预想的效果。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已经几乎“脑死亡”的北约被从内部再次激活,西方国家连成一体对俄制裁,这从某种程度上“激励”了美国,让华盛顿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不过受俄乌冲突刺激,欧洲在短期内和美国在各种问题上立场高度一致,但这种一致未必能持续。“待情绪缓和后,欧洲会思考,到底有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利益卷入东亚事务。欧洲和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利益分歧依然存在,欧洲国家不远万里来亚洲挑衅中国,这是很难想象的。”袁征表示,华盛顿理想很丰满,w66利来官,但现实很骨感。

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试图把欧洲引向和中国的地缘战略竞争,这给地区安全造成很大威胁。不过,也不必对欧洲参与印太事务的表述太过紧张。从现实来说,欧洲所有和亚洲的贸易基本都经过印度洋,其和印度以及亚太国家发展更密切的关系也是出于自身利益需要,未必有意愿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挑衅中国。至于让欧洲“跨战区”打压中国,吕祥问道:“难道法国人会派军队和中国打一仗吗?这是无法想象的。今天的中国可不是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

《东亚论坛》网站日前也发文称,欧洲主要国家的国内问题也很难让它们将主要精力放在印太地区。比如日益加剧的经济不平等和政治分化,让法国没有多少理由去承担欧盟保持在印太地区存在所要付出的成本。尽管德国承诺每年将国防开支提高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以上,但这是否会转化为对欧洲在印太地区防务存在的重大贡献,令人怀疑。

在美国印太盟友和伙伴帮助制裁俄罗斯问题上,其实很多东盟国家一直拒绝“跟风”美国。据“美国之音”报道,在5月12日至13日举行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上,拜登原本希望东南亚国家能对俄罗斯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但此次峰会后双方发布的联合声明并没有谴责俄罗斯。东盟成员国缅甸、越南和老挝等,都与莫斯科有着深厚经济和军事关系。BBC3月11日报道称,印度、越南、老挝等国此前都对联合国大会谴责俄罗斯军事行动的决议案投弃权票。

“我看不出美国拥有‘两线作战’的能力。奥巴马政府曾经计划把60%的军力都放在亚太地区,当时没有做到,现在更加做不到。即使美国的军费高居全世界第一,但毕竟总额有限。”吕祥这样表示。